• 原谅我的不成熟,
    原谅我的小任性,
    原谅我被现实压抑的无法呼吸,
    原谅我的恣意妄为,
    原谅我的心已经千疮百孔。


    时常想你想到内心空洞的可以放下整个宇宙,
    时常想你想到要放下一切去寻觅你的身影,


    我内心的欢乐悲喜,
    多想要告诉你。
    多想同你散步,逛街,找电影院。
    多想同你看初春花开,寒冬梅傲。


    一个不大不小的房间,
    有你有我,
    我们时而交谈、时而沉默、时而拥抱、时而亲吻......


    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爱你。
    那么我的答案是:因为是你,因为是我。


    但是我却不能爱你,
    一想到你,我的心就会那么的疼。

  • 2013-07-19未央

    身边听到和看到的故事太多了。

    人生的确是苦的,无常的,迅疾的,困难重重的。那么,请抓紧时间吧。

    成为有益于自己和他人的人,跟值得在一起的对方做伴,寻找有光的方向,只做最重要的事情。

    要内心喜悦,要温柔。其他的种种,观看,包容,原谅,接纳,就可以了。

    然后专心走自己的路。

  • 2013-07-13褪了色的香味

     生命可能是,无法以自身之力成功的完满,而被创造出来的。
      可是为什么?花盛开着,走近它时。便发现像昆虫这样微小的存在,在光线的缠绕中飞舞。
      世界或许是,所有他者的总和。然而。我们彼此,对于自身这份重要的缺失,毫无自觉。
      总是冷淡的距离。然后有时,世界被巧妙的构筑了。
      
      传说,爱可以等待。
    传说,爱如诗如画。传说,你曾经爱过我。传说,爱有天意。

      如果这些传说,都可以成为真的。

      为什么从春暖花开等到香味褪了色,依然不见你向我走来。

  • 2013-07-09想说点什么

      对人不要太过相信,我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容易把别人当依赖。
      然后掏心掏肺,接着伤痕累累。最后各种无语,做人要保留自己的一点空间。
      告别过去那个幼稚可笑的自己,但是心中的想法还是不会改变。

      要的就是一个家,一个床,一个电视,一个爱人,稳定的工作。

      就算我的爱人断手断脚,只要我爱着他,我就愿意陪他。

      我什么都不好,唯一的好,就是爱上,然后一辈子。

     

    from:敏敏

  •   彼时,
      一个生命介入另一个生命个体的当下,
      定然要激荡出无数涟漪。
      你的出现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      时光无情的冲刷着你我,
      从见到,喜欢,到有一点觉得爱。
      如果有一种相遇,最终结果是能通过彼此获得新的生长。
      那么即便是来得太晚,
      亦不算迟。
      
      执着的念想,与囫囵。
      一度以为你是来渡我。
      你我终将抵达那彼岸。
      
      
    如果要做到不伤害他人,
      前提是不要对他人抱有期待

      
      爱人的出现,

      都是为了让我们能够回到童年。
      但我们已是成人,
      偶尔回到幻梦之中嬉戏一番就可以了,
      最终还是要继续往前走。
      感谢他们,不必眷恋。

      这样便好。

  • 2013-04-27

    两个之前毫无交集的陌生人,怎么可能轻易产生感情或者爱情。可这几乎是所有同志认识的唯一渠道。在初期两个人总有一个人会多付出一点,这种投入是可能没有回报的。所以久而久之谁都学聪明了,都不轻易的付出感情。可是这又和不付出没有回报是矛盾的。凡事抱怨的人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吧!

     

    说:同志没结果。这句话的同志都是狗shi!请问你为你的另一半做了什么?义无反顾坚持自己的选择?介绍他给你的朋友们?带他见你的父母?举办一场同志婚礼?其实你们只是简单的玩玩,同同居而已。异性同居都未必结婚,何况同性?其实没有真正的开始何谈结果?

     

    你要相信世界上一定有你的爱人,无论你此刻正被光芒环绕被掌声淹没,还是当时你正孤独的走在寒冷的街道被大雨淋湿,无论是飘着小雪的清晨,还是被热浪灼烧的黄昏,他一定会穿越这个世界上汹涌着的人群,他一一的走过他们,走向你。

  • 2013-01-11得电

     

      提及情感这样的事,总是让人捉鸡。

      每每想到过往的人事,偶有扼腕叹息。误入某人空间。那些自以为早已经磨灭的点点滴滴,其实也许一直深埋心底。选择性遗忘的坏处就是你总会在不经意间忆起的疼痛,缺患得患灭。

      人总会为自己找出各种理由来逃避现实。摔碎了一只碗,突然慌张的像小时候打碎家里花瓶之类的不知所措。转瞬,一念。惊愕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。或许某些东西总要选择承担。去其糟粕,看的透彻,敢于直面。无所谓勇敢,只是少了孩子心性。

      认清事实,其实他并没有那么喜欢你。也许那一刻彼人只是想与你共赴一场华丽的冒险。

      不爱了也没关系,其实当中有爱就好。也许一直不懂什么是爱,也许从不曾心动,也许一个人过一辈子也不过如是。

      适时转移注意力。嗯,好吧。青春不等人,得之我幸。(大wow的错T.T)

      放下无谓的矜持。这点我也做的太好了吧。

      ......

      卡壳,放空。然后觉得没必要再想,就这样打住吧。

     

      我们都病了,得电。call 杨教授。

     

  • 过着忙碌日子的时候,
    可能有一头鲸鱼,
    正跳出阿拉斯加的海面。

    你写PPT时,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。
    你看报表时,梅里雪山的金丝猴刚好爬上树尖。
    你挤进地铁时,西藏的山鹰一直盘旋云端。
    你在会议中吵架时,尼泊尔的背包客一起端起酒杯坐在火堆旁。

    有一些穿高跟鞋走不到的路。
    有一些喷着香水闻不到的空气。
    有一些在写字楼里永远遇不见的人。

    我的自恃,是为了某天得到可去任何一种远方的自由。

  • 过年回了一趟老家。行走在松柏簇抱的山岭,平淡而天真。记得幼时,和爸妈叔叔婶婶一起回家,十几里的山路对于小孩子而言总是步履维艰。咱爸咱妈总是用不屈的话语鼓励着你一步一步走到终点。

    一直都不是一个审视度势的人,不喜欢总是不喜欢的,要骂娘就必须要骂一句,偶尔爱装一下小可爱,对于争论时常保持沉默的态度,骨子里确有着自己思维想法的双重人性。自觉对事看的通透,偶尔对己产生严重怀疑的同时又不停和另一个自己缠斗。严重的选择综合症患者。

    常言到:一步错,步步错。有人感知,改变继而抽离身躯。有人终此身陷囹圄。

    小时候,某天晚上突然发高烧,咱爸咱妈背着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到隔壁镇去......这样的例子貌似很多。耳朵里听着MP3。听歌只是听歌而已。手机、MP4......不是不爱,原本简单的一件事情太复杂了总是容易迷失。比如:我爱你。比如:我爱你们。其实就一个字的事儿。

    这次选择了一个人走路。尤其记忆深刻的是从上层土坎掉下来的一条黑蛇,至今任旧心存余悸。那时是三个人,此时要独自面对的,内心潺潺。

  •  

    我顺利地活着和衰老着。现在我知道当我在摩天轮的最顶端的时候就已经在一个顶端了,那个时候我要是扯着卡其从摩天轮上跳下来我该多么完好啊,没有一点衰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rom:张跃然

    燥热。不足以形容这样的天气。躁动。不足以形容现阶段的心情。一波一波的雷阵雨,一波一波此起彼伏的情绪。
    我们都累了。音乐停顿了,香烟燃断了头,电脑无缘无故的死机,风扇奏出疲惫的节拍。我想我是蓝色的,那么透彻。

    吃相同的食物,读出不同的滋味。抄了小辣椒,汗水、鼻涕、眼泪、混成一团,多么糟糕。常常浮现的念头不过是好想去屎,下辈子一定要做只悠闲的猫。在楼梯的过道边,在透析着烈日的树杈下,昂着头骄傲的漫步,或者懒散的席地小憩。

    如果你有征服世界的勇气,如果你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。记得留下一点给自己。一辈子很短,一分钟很长。人往往在不停的背叛自己。

    好吧,我是锅盖头小王子,即便越来越糟糕的皮肤告诉你不适合,岁月如刀,刀刀催人老。即便有一天你发现所有的小朋友都开始唤你作叔叔的时候,即便有一天你碰到妈妈级的人物时也可以心安理得叫声姐的时候。你会发现你开始烦恼的不仅仅只有爱情,一切一切,你懂得。那么我是在继续反抗世界忠于那个永远都属于你的自己。

    有时候很疲惫,年轻的岁月不一定都是阳光的,不经意时是阴天。